• 中国,向大洋更深处挺进(评论员观察) 2019-04-04
  • 《内蒙古自治区无障碍环境建设办法》将于7月1日起施行 2019-04-04
  • 中共上海十届市委六次全会召开 2019-04-03
  • 【学习时刻】北大马院副院长宇文利:大学生要在思想政治教育课中努力形成正确认识 2019-04-03
  • 在加湿器中加自来水等于吸雾霾?二者不能划等号 2019-03-18
  • China focus Landmark two sessions set course for new era 2019-03-18
  •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短篇 生活随笔 风逝韶华

    4(2)

    风逝韶华 三少睨下 3943 2019-03-13 13:13:50

      发作的那日,天阴沉沉的。

      其实我挺怕的,都说生孩子是在鬼门关走一遭,我特别怕我挺不过去了。我还没在这个世界上待够呢,怎么能甘心离开呢?

      一天一夜又三个时辰,我听见了“哇哇”的哭声。真好!我们都活着。

      “是个千金!”产婆抱给我看。我只看了一眼,便沉沉睡去。睡前模模糊糊地想:怎么这么丑!

      醒来已是晚上。勉强喝了几口粥。

      夫人来看我,犹豫了好久,面色带有些许不忍:“老爷吩咐孩子生下来由我教养。我膝下只有三个儿子,并无女儿,你放心,我会待她同亲生那般。你就不要时不时过来看她了,要知道嫡女和庶女之后的人生是有很大不同的。这也是为了她好?!?p>  这是什么意思?我觉得我快不能思考了。他是什么意思?

      我辛辛苦苦生下的孩子,还没来得及好好看一眼,就要被抱走了?他是认准了我不配做母亲吗?怕我教坏了孩子?

      三年了,他对我的看法还是如当初。他看我第一眼时的嫌恶,不过是我自欺欺人罢了。我还真是可笑??!

      枉我对他怀有一丝期待。现在,他连我的孩子也抢走了,我只不过,是他生孩子的工具罢了。

      “呵呵,”我笑道,“夫人,孩子你带走吧!那么丑的孩子我也不想要,要打要骂随你,对她好也罢,怎么高兴怎么来,横竖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?!?p>  夫人看着我,确认我这话的真假。我眼里一丝波动也没有。她笑了,带着孩子,走了。

      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了。

      多少个日夜,我与她诉说着琐碎小事,轻轻地抚摸肚子,她第一次动的时候,调皮地样子,小芷,安妈妈她们做了好些衣服玩具啊什么的,男孩女孩的都有,现在,孤零零地摆在那里。

      “小姐,你别哭。月子里哭不好?!毙≤迫拔?。

      “小芷,你说他怎么能这样对我呢?我的孩子啊。安妈妈,小芷,你们见到我的孩子了,跟我说说,她长什么样子呀,好不好看,???”

      “小姐,孩子可漂亮了。尤其是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,看得人心都化了呢?!?p>  “可是,可是我却第一眼认为她好丑,你们说,这是不是老天爷对我的惩罚??!罚我如此看待我的孩子?!?p>  “小姐,小姐,你不要这样。好好养身体,孩子还会有的?!?p>  “孩子?”我停止了哭泣,“安妈妈,求求你。帮我……”

      “小姐,你真的要这样做吗?”安妈妈心生不忍。

      “不这样我又能怎么办呢?安妈妈,你理解我的?!蔽铱聪蛩?。

      “是,小姐,我这就去,这就去?!?p>  我躺下来,对小芷说:“你出去吧,我想一个人静静?!?p>  整个房间就剩下我一个人。突然间觉得好空旷啊,阵阵冷意袭来,真冷啊。

      三个月后。

      将军回来了。一同归来的还有貌美如花的姑娘,以及一个待哺的男孩,是怕边城没有合适的奶娘吗,急急忙忙地就赶回来了呢。

      这孩子可真受宠??!我看了看夫人,她身后的奶娘,怀里抱着的,我的孩子。不不不,已经不是我的孩子了。

      捂得真严实啊,我什么也看不见。我只能闭上眼,狠狠地咬着唇,告诉自己,不要看,不要看!

      将军走向了夫人,看向了孩子。一家三口如此和谐的画面,我,垂下了头,努力往后退去。不知他俩说了些什么,我感受到了一道狠厉的目光射了过来。

      我控制住全身,不去发抖。转身,回去了。

      安妈妈什么也没有说。

      我们三个人,就这样静静地吃着,属于我们的晚餐。

      第二天,我早早就起来了,等着他跟我算账。

      可我,等来的不是他,而是一群侍卫,气势汹汹地闯进来,带走了小芷与安妈妈。

      “站住,你们要干什么?你们凭什么带走我的人!”我看着他们,目无惧意。

      这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了,我必须据理力争。天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勇气才吼出这一句,我的掌心都冒汗了。他们可是真正杀过人的。

      “这是将军的命令。柳姨娘,请守本分?!?p>  “不要,求求你们,我给你们跪下了,求求你们,不要带走她们好不好?”我给他们磕头。

      “柳姨娘,别让我们难做。你要真想求情就什么也别做!抱歉了,把她拖开!”

      我眼睁睁地看着她们离我而去,而我什么也做不了。

      将军?!对了,我去求他,我求他放过她们。

      我一路飞奔,跑到了书房。在门口,被拦了下来?!按蟾?,请通传一声,我要见将军?!?p>  那士兵半响出来了?!敖挡患?,你走吧!”

      “不不,这不是真的。我求求你,大哥,让我进去,就见将军一面好不好?我给你跪下了,我给你磕头,求求你了……”

      门开了。他出来了。

      “将军,我求求你了,放了小芷跟安妈妈好不好?”

      “在你心里她们俩就这么重要?”他问。

      “是!”

      “比你的女儿还重要?”

      我一愣,“将军……”

      “哼!你的女儿怎么不见你求情呢?有你这样的生母才是她最大的耻辱!幸好我早些让夫人养她。就你,还不知道能成什么样子呢!”

      我瘫坐在地上。他是这么看我的。不是早该知道的嘛,可为什么心像被刀剜似的,一下下的,疼得厉害。

      “将军,”我艰难地开口,“您怎样说我都可以,求您高抬贵手,放了安妈妈她们吧?!?p>  “本来打算打个二十大板发卖了去。既然你给他们求情,那就不用发卖了吧?!?p>  “谢谢将军开恩!谢谢将军……”

      “急什么,我还没说完呢?!彼辉玫刂逯迕?,“直接打死吧!”

      “什么?”我当时就昏死过去了。

      “嗒嗒”的雨水滴在我的脸上。我醒过来了。这是我昏倒前的地方。

      我站起来,往惩治下人的地方走去。走到门口时,看到他们在冲洗着院子,地上全是血迹,就连雨水也无法带走,实在是太多了。

      “刚才这里被处置的人呢?”我抓了一个人就问。

      “打死了??醇A寺??”

      “那,尸体在哪里?”

      “拖出去喂狗了!”那人不耐烦,“走开走开,别妨碍我们!”

      我就这样一路狼狈着回去了。

      “小芷,拿毛巾给我。安妈妈,姜汤好了吗,你不是最怕我感冒了吗?”

      说完我才意识到,没人了。她们都不在了。

     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,就这样,和她们黄泉路上做伴也挺好的。迷迷糊糊间,我看到了她俩,“对不起,都是我,都怪我,要不是我,你俩也不会死,对不起,对不起。。?!?p>  可我还是醒来了,喉咙痛得不行,嗓子也冒烟了。喝了口凉茶才缓过来。为什么我还没死呢?

      老天爷,你在玩我是不是?小芷她们那么善良,却被活活打死了,该有多疼??!你为什么不让我死了呢,拿我换她们啊,行不行,行不行啊。

      五个月不到的时间,就让我失去了这么多,我的孩子,我的姐妹,我的亲人!

      可是,谁能告诉我,我究竟做错了什么!要对我施以这样的惩罚??!

      我身边又有了新的丫鬟??晌乙丫幌胫浪惺裁戳?。跟我亲近的人。都会受到伤害,我天生就是一个不祥之人呢。

      将军他一年来还是会来我这几次,完事就走,不做停留,全程我俩零交谈。我讨厌看见他,这样正和我心意。

      三年五年过去了,我一直没有再怀孕。那是因为从我的女儿被抱走的那一刻起,我就告诉自己,死也不要为他生儿育女,不值得。

      我就叫安妈妈给我抓了绝育汤。生了孩子却不能养,咫尺却不能相认,我算是什么母亲呢。

      我三十二岁了,在将军府已经待了快二十年了。宝儿下个月就要举行十五岁的及笄礼了。

      自从小芷安妈妈她们被处死之后,我再也不被允许踏出我的院子一步。

      我是宝儿亲娘这件事已经成为秘密了。那些知情的下人们,不出意外,都消失不见了。

      难怪我怀孕的日子里,夫人也从来没有出去参加过宴会之类的,她的借口应该就是怀孕了吧??尚Φ笔蔽一挂晕蛉怂桥挛夜碌?,每天都来安慰我,陪我说说话呢!

      我这边也成为了禁地。待到将军知道我不能怀孕之后,就再也不来了。传言说我是个疯婆子,疯起来连人都吃呢。

      咳,真难为他们想出的招了呢。

      宝儿十岁那年,有一次偷偷溜了进来。我一看到她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,我就知道,她是我的宝儿。小芷说得没错,真是漂亮极了。

      “你是谁呀!”她开口问我。

      我却不能和她说话。我不说话已经好几年了,一开口肯定会吓到她。我只是定定地看着她,舍不得眨眼。

      她半天没听到回应,又向我这边靠近了些。近了,更近了,马上我就能摸到她了。

      “小姐,你在哪呀?”一阵悦耳的声音传来。

      她边应答边向外跑去,突然转过身来对我说:“你都不会说话,太可怜了,我的丫鬟来了,下次我再来找你哦?!彼低昊沟髌さ卣A苏Q?。

      我对她笑笑。尽管我知道没有下次了,她可能会忘掉我。我还是什么也没有说。

      今天是宝儿的及笄礼,我也翻出来一件新衣服,还是安妈妈小芷她们给我做的呢??上衷诖┢鹄创罅诵?,她们也不能给我改了。

      算了,就这样吧。我认认真真地洗净脸,梳好头,搽好胭脂,坐在院子里,听着那隐隐约约的喜乐之音。

      大好的日子,我告诉自己,不能睡!可我终究还是睡着了。

      “夫人,那边死了?!?p>  “真是晦气,早不死晚不死,偏偏赶在这么大好的日子里。今天先别声张,明天再说,你下去吧?!?p>  说完夫人皱眉,闭上了眼。身边的丫鬟赶紧过来给她揉着太阳穴,慢慢地,她松了紧皱的眉,睡着了。

      下人们都悄悄地退下去了。

      书房。

      “将军,她死了?!?p>  看书的手一顿,随即就恢复了平静,他吩咐:“明天才死的?!?p>  “明白?!?p>  “下去吧?!?p>  “是!”

      今晚做梦将军忽然就忆起了她。他见她第一眼是在街上。刚撩起车帘的他就被她那灿烂明媚的笑容晃到了,如此的纯粹,他被深深吸引了。

      不惜用封侯的机会保住她父亲的官职??伤床恢?,笑得这般纯粹的女子,竟然贪恋富贵。他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瞎了眼!

      她的葬礼相当简陋,并非正室,入不得祖坟,简简单单一口棺材就打发了。她的父亲,母亲都来了,看了眼女儿的样子,泪如雨下。

      下葬之后,连墓碑都没有。她父亲说:“女儿呀,虽然你自己孤零零的,但是别怕,爹爹会常来看你的?!?p>  自从与女儿断绝关系之后,他们一直思念女儿,可将军府是何地方,他们根本谈听不到一丁点消息。而女儿,真真也就不跟他们联系了。

      他怎么不知道女儿当初的抉择!那是怕自己为难呀,是为了百姓??!可他啊,终究是负了自己的女儿,对不起她??!

      他就该足够自私,百姓算什么,怎么可以利用他的宝贝女儿呢,都怪他自己没用啊,护不住恩师,护不住女儿。

      佝偻的身躯慢慢地走着,一步一步地,却踏在了将军的心上。

      他确实是错了,错在仅仅凭借别人的只言片语就断定一个人的好坏,错在没有认认真真地去了解她,错在明明该听从内心的声音却自欺欺人地伤害她。

      一切都过去了。将军说,谢谢你,让我懂得了如何去好好跟爱的人共处。

      随即,他握紧了夫人的手,两人相视一笑。

      

    目录
    目录
    设置
    设置
    书架
    加入书架
    书页
    返回书页
    评论
    评论
    指南
  • 中国,向大洋更深处挺进(评论员观察) 2019-04-04
  • 《内蒙古自治区无障碍环境建设办法》将于7月1日起施行 2019-04-04
  • 中共上海十届市委六次全会召开 2019-04-03
  • 【学习时刻】北大马院副院长宇文利:大学生要在思想政治教育课中努力形成正确认识 2019-04-03
  • 在加湿器中加自来水等于吸雾霾?二者不能划等号 2019-03-18
  • China focus Landmark two sessions set course for new era 2019-03-18
  • 重庆时时彩网址合买 2015彩票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稳赢 老时时彩预测 体育福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重庆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百度乐彩网 河南快赢481中奖详情 幸运武林标志 3d福彩 pc蛋蛋幸运28预测群 福彩开奖22选⑤ 关于爱彩网提款手续费 六合彩开 北京赛車pk10购买 福彩3d杀号定胆杀跨 彩票中奖要顺排吗